真正的圣洁和你想的不一样

本文摘录自刚出版的《更加不同:为今天的世界夺回圣洁》(More Distinct: Reclaiming Holiness for the World Today)一书,作者为凯文.撒母耳(Calvin Samuel)。他是卫理公会牧师及伦敦神学院(London School of Theology)校长。

电影《狮子王》里我最喜欢的一幕是,两只鬣狗正在谈论丛林之王穆法沙(Mufasa),其中一只鬣狗说,每次提到「穆法沙」这个名字时,都会让牠的脊柱发凉。对许多人而言,「圣洁」这个字可能也有同样的效果。

看来,「圣洁」好像会引发各种不同的遐想。在许多方面,这是一个会造成负面感受和律法主义印象的字眼,甚至往往会产生「我比你更圣洁」的论断态度。所以,「圣洁」一词很容易让人们感到不自在:要不是驱使我们衡量已经失去了多少,就是提醒我们还要多少努力才能达到。

为何圣洁让人不自在?
几年以前我受邀到一个教会讲道,到他们的週末聚会里谈「圣洁」这个主题,那时有不少人告诉我,几个月来他们一直都很害怕这个週末。这真不是我想听到的话,儘管他们强调他们不是怕我,而是害怕我要谈的主题会让他们很挫折,提醒他们不够圣洁。

但这却有点奇怪,因为如果福音是好消息,会给人带来自由的,所以为何省思圣洁,会让我们当中的一些人觉得陷入不足和失败的困境呢?这一定是在什幺地方出了问题,导致许多人经常误解「圣洁」。

要怎幺形容「圣洁」呢?我发现最好的说法来自一位英国女性露丝.艾切尔斯(Ruth Etchells)。她说:「圣洁实际上是三位一体中不断交流、最神圣之爱的光辉,为各种形式的创造,倾注了我们最深切和最喜乐的好处。」

她的说法有三点让我折服:第一、圣洁是一种闪耀的光辉。很少有人想到圣洁是闪耀的,大多数人一想到圣洁都就联想到严厉、刻苦、冷静和肃穆,但艾切尔斯提醒我们,圣洁是有吸引力的。

第二、圣洁的根源是圣爱。这不只提醒我们,圣洁与爱必然是连结在一起的,也提醒我们,圣洁是上帝存在的核心。如果圣洁是来自圣爱,而上帝就是爱,那幺每当我们谈到圣洁时,我们实际上就是在试图描述上帝的心。

第三、圣洁也来自神圣的行动,圣洁是圣爱倾注于创造之中。是谁倾注的?是上帝;为什幺倾注的是爱?是为了我们最深切及最喜乐的好处。圣洁的根源来自上帝恩典的行动。

遵守规範不会就此圣洁
我在一个积极追求圣洁的教会中长大,教会透过各种方式强调并追求圣洁,独独没有提到圣洁是恩典,结果圣洁变成论断和律法主义,甚至变成一长串你没有做的事的清单。其实这些并不符合真理,你不会因为努力追求,遵守所有的规範就变得圣洁。

圣洁是上帝恩典的产物,你是靠着恩典而得救,也是靠着恩典而成圣。圣洁并非无罪的完美,而是追求更像基督的历程。圣洁是为了我们最深切和最喜乐的好处,靠着上帝的圣洁,人类得以走上完全之路。

圣洁是追求更像耶稣的历程
如果圣洁不像大多数人所想像的那样,是关于被禁止的行为,而是积极行动的话,那幺圣洁就是转化。然而,这种转化还要符合基督的形像和上帝的使命,对教会来说才是真有价值。因此,追求圣洁就是承认一切都不完全,个人、社群和世界,都需要被转化及符合基督的形像。

不过,有很多人并不是真的想要被转化,我们想要做自己,我们已经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去发现自己。在这个「宽容是最高美德」的年代,任何人想到要告诉别人需要改变的想法,就会让人感到不太舒服。我们不介意小调整,但我们真的不想被改变,可是事实上你需要被转化,我们、教会,乃至于我们的主,都需要转化。

转化的问题在于必须面对许多挑战,承认自己的罪,透过启示的光和上帝的圣洁来看这个世界,才能修正我们的眼界。这是圣洁带来的主要正面行动,圣洁会带来转化。

如果之前有些基督徒已经採取行动,那就不会有不当的性行为、赌博或酗酒,因为这个世界的看法已经被拒绝。当我们把圣洁理解成正面的行动,是在反映基督时,圣洁就具有深刻、强大的吸引力。我不是指圣洁不会导致被禁止的行为,而是指上帝转化的力量将会比人的论断,或是一长串应该做的事情,更有效地解决那些问题。

极端的圣洁源自对恩典的乐观,是相信上帝的良善和荣耀,能不受任何限制地反映出来。圣洁是看待世界及其中一切的一种方式,儘管这个世界充满了毁坏、罪恶和功能障碍,却怀有恩典的可能性。

(文章来源:Christian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