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症的疾病表现,和「性别」有什幺关係?

为什幺谈性别?

英国首相邱吉尔虽然有着出色的成就与坚强的意志力,但很多人并不知道其实他患有忧郁症。他曾说:「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一有机会就抓住我不放。」虽然这位赫赫有名的领袖愿意承认自己的精神疾病,但是很多忧郁症的男性比起女性是更不愿意接受专业帮助的,因为我们的社会和所受的教育都期许着男性能够勇敢强壮,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也因如此,让很多忧郁症的男性患者错失了治疗的良机,非常可惜。所以,性别议题在精神医学中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但是,性别议题非常複杂多元,包含社会、文化、教育、生理和心理等层面,几乎只要提起性别,就会有很多不同的意见,甚至是歧视。然而,我们仍然有必要把这个困难的议题带入精神医学研究,主要是基于以下两个理由:增加对精神疾病的了解,以及改变治疗模式。

一、目前精神医学的研究虽然蓬勃发展,但是精神疾病比起一般的生理疾病来说,仍然缺乏生物标记(Biomarker),不能像侦测血糖诊断糖尿病一样地去发现精神疾病。也就是说,正常人和精神病人在生理方面可能找不到非常明显的代表性差异。然而,单单依赖医师的临床心理判断有时又会太主观,不同医师的看法常常会有差异。

既然直接去研究正常人和精神病人的差异得不到满意的结果,那幺我们可以考虑换个研究的方式。举例来说,某些精神疾病比较容易出现在男性(如自闭症)或女性(如忧郁症),理解造成此差别的原因有助于增进对疾病本身的认识。

忧郁症在女性身上发生的机会是男性的2倍之多,研究后发现女生的脑部有某个特质造成忧郁症的机会远远高于男生,那幺就可以因此推论这个特质对忧郁症非常重要,重要到可以产生得病率高达2倍的差异。

二、其实不只是得病率的差异,忧郁症在男性和女性的疾病表现上也是明显不同,例如男性的忧郁症时期是比较持久的,而女性的忧郁症时期则是比较断断续续,而且男生在患了忧郁症后自杀机会比女生高,且併用毒品的可能性也较高。既然疾病的表现差异如此之大,那幺我们是否也该考虑用不同的方式去治疗男性和女性呢?这是一个开放性的问题,我想不同的专家会有不同的看法。然而,目前的临床治疗则完全没有考虑性别的差别。

以忧郁症为例

由于个人的研究主题是忧郁症,以下就以忧郁症做说明,但也可以应用在其他精神疾病上。

我们让一群忧郁症和正常的青少年进行核磁共振检查,仪器里的萤幕会显现文字,并且请他们看到某些特定的文字要按下手中的按钮,例如看到高兴的文字(如happy)要按按钮。此实验的构想是假设看到情绪性的字眼,忧郁症的病人脑部活化的区域会与正常人不同,因而找出忧郁症对脑部的影响。

这项结果显示在特定的脑区──缘上回(Supramarginal gyrus)中,忧郁症的女性比正常女性更活化,但是忧郁症的男性却是比正常男生更不活化,也就是说忧郁症对男生和女生的影响是不同的,而且受试者皆为青少年,代表着这个差异在青少年就很明显了。

依照前面的两个想法,可以推论在缘上回区域似乎在忧郁症的产生上有着显着地位,同时在青少年时期就发现忧郁症对男女性的影响有着显着的不同。因此,可能早在青少年时期就可以考虑对忧郁症的男生和女生,施行不同的治疗方式。

社会舆论

我的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后,有幸得到国内外媒体的报导,但是我也注意到网路出现了反对的声音,有国外网友留言表示特别把忧郁症患者区分为男性和女性,是对男生的一种歧视,好像男性患者会特别严重,必须特别处理,如此一来便会让男性患者更不愿意寻求专业帮助。不过对于这项问题,我认为未来势必要加强社会对疾病的正确认识,让大家知道这种区分是为了更有效率的治疗,并不是要歧视任何一个性别。

一个有趣的现象

除了上述的发现,在这个实验中,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缘上回里,正常青少年本来就存在着性别差异:正常男性的活化程度高于正常女性。但是,就像之前所述,忧郁症的女性比正常女性更活化,而忧郁症的男性却是比正常男性更不活化。而再经过忧郁症这层影响后,男女性的性别差异则变小了。而忧郁症对于男性的脑部活化影响较大,那幺是否能推论忧郁症让男性在缘上回的活化变得比较像女生呢?这是不是一种女性化的现象呢?当然目前的研究结果不足以证实这个假说,且这个说法想必会造成很大的舆论,得到忧郁症已经很不开心,如果又得背负着女性化的标签,必定是更为痛苦的。

但是,单纯在学术研究的讨论上,我认为这项议题还是有讨论的必要性,因为此现象并不仅仅存在于忧郁症,也存在于其他的精神疾病,如自闭症。男性得到自闭症的机会远远大于女性,研究显示自闭症的女性大脑会有较类似男性的表现,甚而有所谓自闭症的「极端男性化大脑理论」。那幺其他的精神疾病会不会也有这种现象呢?未来或许可以多就此议题进行探讨。

在一些生物中可以发现所谓性别转换的现象,也就是受到环境压力的影响,男性可以变成女性,如小丑鱼。那幺在人类,未来也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吗?例如现在大家普遍压力偏大,精神疾患的盛行率偏高,这项研究的发现会不会正预告着这件事情的发生呢?当然,以现有的证据来看,此想法还只是偏科幻小说的臆想。

未来展望

现今,大部分的研究没有特别考虑性别议题,例如忧郁症的研究常常是以女性受试者为主(当然这是因为病患以女性居多),然而这样或许对男性病患有失公平,因为或许能接受不同或更合适的治疗方式。因此,期望未来的研究能更加正视性别议题对疾病的影响。不过,性别议题是非常敏感和非常具争议性的,因此,相关的科学研究也必须一併考虑对社会的影响。

参考资料:Chuang J.Y. et al., Adolescent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Neuroimaging Evidence of Sex Difference during an Affective Go/No-Go Task, Front Psychiatry, Vol. 8: 119,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