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运气,所有看似好运的成功都是有迹可循的,看似倒霉的失

我走出捷运站,10月的空气在晚上已经带着不少的凉意,我赶紧穿上刚脱下来的针织外套。街上行人脸上的笑容明显比起上班日多了许多,而穿着西装或是套装的人也少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英伦风、复古风、街头风……各种不同的穿着,彷彿从身心灵到穿着,都暂时从上班日解脱一般。

我和我几个朋友在週末有个传统,一起聚在某间我们都很熟悉的酒吧,约几个想见的人,再随性邀请几个新朋友,大家喝两杯聚一聚。一开始我们这样做只是好玩,后来发现在轻鬆的氛围之下,大家可以更认识彼此。除此之外,也有人在这里认识了另一半,有人找到了新的工作,有人找到新的合作厂商办了场很棒的活动。

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朋友已经在对我挥手,我赶紧入座。今天在场有两位也是从事业务工作的朋友,所以我一开始就坐在他们旁边,互相交换一些做业务的心得。我跟他们分享了一个有趣的故事。

大约两年多前的某个早晨,我要飞马来西亚,前一天因为聚会快1点才到家的我简直快累坏了。我一上飞机就询问空姐是不是可以给我一杯水跟经济日报,我打算喝杯水,看一下报纸之后立刻入睡。这时候坐我旁边一位年纪大约40到50岁的大姐看了我,对我点点头问我是做哪一行的,我微笑回答她我是做金融业的。她立刻恍然大悟的说:「难怪你会一上飞机就看经济日报。」

接下来在近5个小时的航程中,我们一路从年轻人的政治倾向,聊到黄金石油等原物料的走势,以及对于美元跟越南币的看法,我虽然累坏了,但身为金融业业务的我还是尽可能地满足她对于各种金融商品的疑问,以及她对于年轻人的种种好奇心。

直到机长开始广播,飞机将于不久后降落在吉隆坡的机场时,她突然开口跟我说:「我是在马来西亚跟台湾从事贸易的商人,我的两个小孩都在马来西亚的国际学校唸书,很开心今天能够跟你聊天,除了解答我对某些金融商品的疑惑外,我也更清楚的了解年轻人的世界。我最近刚好有一笔定存到期,大约两个星期后你打名片上的电话联络我,我台湾的办公室在新竹,如果你方便就下来新竹找我一趟。」

两个星期后,我打了通电话过去,对方非常友善地跟我约好了时间。我们在新竹见面,一起吃了中餐,然后她也很同意对我替她那笔定存做的规划,我们签了约。

故事讲完后,其中一位朋友用有点狐疑的眼光看着我,并且提高音调说:「我觉得那只是运气好吧,怎幺我做业务就没有那幺幸运的事发生。」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发现整个桌子都在看着他,而且气氛有些尴尬。

这时候邀请他来的朋友开口了:「嘿,你不能总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怪罪在运气上,如果什幺事情都是运气,那我们就什幺事都不用做了,不是吗?」

我不相信运气,所有看似好运的成功都是有迹可循的,看似倒霉的失

我为了化解有点尴尬的气氛,拿起自己的酒杯向他示意,并且说:

「这并不完全是运气使然,或许你可以说那位大姐坐在我旁边纯粹是运气没错,但中间的过程通通是有迹可循的。事情从我跟空姐要经济日报时就开始了,一般的年轻人会看经济日报的有多少?

还有,在聊天的一开始就快速取得对方的信任也很重要,如果我因为很累而没有微笑,或许我们的对话就在金融业这三个字之后结束了。而在我们整个聊天过程中,许多金融常识、对世界的看法、以及与人的互动,都是我每天大量阅读以及累积无数的实务经验后,我才能够有逻辑、清楚地向她表达自己的想法。

你是在做业务的,我相信你也知道,第一次跟客户接触最困难。要在客户不觉得被冒犯的情况下旁敲侧击的搜集客户资讯,又要替建立自己专业的形象,什幺话该问、什幺话不该问、什幺话要讲、什幺话不要讲,通通是经过无数的失败跟不断练习,才能略微领会其中的技巧。

我个人是不相信运气这种东西,我相信所有看似好运的成功都是有迹可循的,同理,所有看似倒霉的失败也是。」

在我做业务没有很久的时候,我曾经听过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位人生导师讲过一个故事。有一次我跟他一起吃中餐,他突然把他那少了一根手指的手掌递给我,问我会不会看手相,我摇摇头说不会。然后他盯着自己的手掌看,并且问我说:「你知道为什幺我们的生命线、健康线、爱情线、事业线…全部集中在手掌上吗?为什幺生命线不在大腿上、健康线不在肚子上呢?」

我又摇摇头,这次我没有回话,期盼着他的答案。他放下左手的筷子,缓缓地把右手给握起拳来,然后说:「因为只要我们把手给握起来,人生中所有的一切,生命、健康、事业、爱情…等,就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上了,这就是造物主创造人类的时候想要告诉我们的话。」

我已经忘记当时我们吃哪间餐厅、吃什幺菜了。但是他握起右手的那个场景,会永远烙印在我脑子里。那是股非常强大的力量,之后只要当我累了、想抱怨了,我就会握起右手,重複他跟我说过的话,再把自己丢进去感受那股力量。

送给那位新朋友,以及正在读这篇文章的各位,如果你们累了、倦了,不彷也跟我一样,把右手握起来,去静静地感受那股从拳头传到全身的力量。

永远记得,浅薄的人相信境遇或运气,而坚强的人相信缘起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