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面面俱到,而是轻重缓急

挪威是个宜居的好国家,享有自由与安全,享有民主与财富,如今我们发展出来的社会福利从历史与全球角度来看堪称独一无二,生活品质高到全球多数民众难以企及。在美好、富裕与自由的生活下,许多常规、期望与不成文规範逐渐形成,教导我们该如何过活。

极富裕国家有一个少见的特性,那就是人民讲求所谓的生活平衡。我不认为在新德里贫民窟和阿富汗山区会有多少人谈到平衡的生活,也不认为曼哈顿街上的流浪汉会关注平衡的生活,只有能自由选择生活的人才会考虑这件事。我在挪威、瑞典和丹麦特别常听到和读到「平衡」,这字眼让人感觉很好,指出我们能调和日常生活的不同层面。然而,对平衡的误解其实会减损内在力量,而我们往往有此误解。

许多人认为平衡是指妥善安排日常生活不同面向的比重与时间,按照日子、星期、月分与年度做规划,例如睡眠时间要多少,放鬆时间要多少,空间时间要多少,度假天数又要多少。

我们很在乎健康,要安排每週上健身房多久,一日三餐各要吃什幺;我们辩论产假与陪产假的天数,也辩论陪小孩的时间长度;我们关心上课日或工作日的长度,关心一週的工数;我们关注职涯与个人财务;我们想多花时间跟家人与朋友在一起,还想多花时间跟伴侣共处;我们想帮助他人,发挥人饥己饥的精神;我们留意读书、看电视与用社群网站的时间。

然而,我们太少整体检视。我们只关注个别项目,但当谈到平衡,我们等于见树不见林,心存幻觉,结果落入陷阱,反而受「平衡」这个词所苦。原因是我们讲起平衡时把太多面向拉进来,「平衡生活」这个好概念变成一种奢望:我们奢望用一天或一週就把一切搞定。真是疯了!这导致内心不安,害我们自认做得不好而备感压力。

我们梦想中的成年生活是兼顾家庭与繁重工作,职涯发展顺利,薪资往上攀高,假期愈放愈多,耳听棕榈叶沙沙作响,感受异国文化洗礼,与伴侣享用浪漫的烛光晚餐,掌握孩子的功课状况,送他们给保姆带或上学,带他们练球、玩乐团或学烹饪,替柏克拜纳越野滑雪节勤加训练,带狗狗外出散步,週末跟老同学到伦敦看足球,长假跟好友到巴黎共度,还要有六块——不对,不只六块——要有八块腹肌。然而——这只是骗局。我不信天底下有这幺好的事情。

我不相信面面俱到,而是轻重缓急

我有一次跟某个客户在谈。他是企业家,在十年间胼手胝足从零开始打造出一家企业,如今营业额达到一亿挪威克朗,获利成绩亮眼。这些年来他承受风险,死拚活拚,创造就业机会,对社会贡献良多。在我们前几次面谈时,他提到他相当良心不安,非常提不起劲。我想当然耳的问他有何不安,而他的回答也不出所料:他觉得没陪到孩子。

他觉得平常晚上没多陪孩子,孩子练足球时他不在,孩子功课有问题时他也不在。他强调说他是自己发觉这一点,老婆并没有抱怨。我听完的第一个念头是:「如果老婆没有抱怨,这个不安是来自哪里?」但在我提问之前,他又说:「孩子看起来也满开心快乐,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所以我的问题依旧成立,这个不安到底来自哪里?

从许多方面来看,这关乎价值的选择,我心想:「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什幺?」最理所当然的做法是以直接挑明或问题引导来告诉他说,他该多找些时间陪孩子,跟孩子在家的时间无比珍贵,之后他大概会后悔自己怎幺把工作摆在孩子前面。然而,我想说别跟他的不安一鼻孔出气。

要说孩子永远最重要很容易,但他是为社会贡献才面临这状况,而我非常尊敬他的贡献。要不是有他这样的人,我无法安心把孩子送到学校和保姆那边,所以这时什幺才最重要?那就是他的健康,还有他的公司。可是,他跟我依然相信,对他个人与家庭来说,孩子过得好最重要,所以我提醒自己说我的职责是让他对此更有意识。最重要的是他得经过审慎考量才做出决定,其他选项都有想过一遍。

人生在世怎幺选择都行,前提是选择时要有所意识

想说我能点出整个问题,然后我们能想出办法。于是我跟他说:「最重要的是孩子,还有他们的幸福。」

他点头同意。

我说:「你替社会贡献良多,工作认真努力,让孩子看到你的责任心。他们有你这种父亲有什幺好处呢?」

他还没时间回答,我就继续说:「你自己刚才跟我说,在你有陪到孩子的时候,你对他们相当用心,所以你不是个缺席的父亲。我不知道成天带孩子到处趴趴走有多大好处,也不知道把他们凡事照顾得无微不至有多大好处。你不见得要担心大家怎幺做,你的孩子也不见得会怪你没花够多时间陪他们,虽然这在这个富裕的国家似乎是个不言自明的道理。其他国家有许多成年人工作得比挪威人更卖力,许多孩子在那种家庭里长大,但不见得都不快乐。

另外,你放掉公司也不见得就会多快乐,毕竟我很清楚,你是在经营这样的公司,处在这样的位子,没有办法只花一半心力在工作上。如果你放掉工作却不快乐,你绝对当不成一个多棒的父亲吧?难道你打算把时间都花在孩子身上,自己却闷闷不乐?这样真的对孩子好吗?重点在于你是否能稍做调整,但仍把公司经营得

有声有色。你想一想:你不是那种躺在沙发上闲闲没事干的米虫老爹,而是一个让社会妥善运作的中坚分子。」

我停了下来。陷入几秒的寂静。

「不然你认为呢?」我继续说,「事情大可从截然不同的角度来看。你这样对孩子是很好的教育,你是他们的楷模!有爸爸陪着去踢足球也许不赖,但有个很有成就的爸爸绝对也很棒。」

沉默。他几乎显得鬆了一口气。

他说:「我没这样想过。」

「也许我这样讲有点严苛,」我说,「但我希望你体认到,有时我们会有些想当然耳的想法,会跟别人比较,甚至责怪自己,可是这不见得总是对的。我没有正确答案,但我希望在我们继续谈下去之前,你能把这一点记在心头。」

之后我们又谈了许久。

我不相信面面俱到,而是轻重缓急

我曾经到挪威画家威卜琼.山德(Vebjørn Sand)位于纽约的工作室拜访。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艺术家,很早就打定主意要追求艺术,我非常强烈的感受到他为了艺术很有意识的选择不娶妻生子。敢这样追寻毕生职志的人少之又少,我们多数人都扮演很多角色,这也想碰一点,那也想碰一点,但如果你想锻鍊内在力量,你必须了解到你不可能事事精通。

大约十年前,我在海外完成部队里的任务,想说之后要到民间工作,但我要从哪里起头?我要走哪一行?我在挪威卑尔根大学商学院与挪威经济学院的成绩普普通通,个人简历五花八门,在金融业做过几份打杂工作,在时常赴国外出任务之余拖了很久才拿到硕士学位,不太确定是否有公司会录用这样的我。

2006年,我看到挪威智瑞企业管理谘询有限公司的徵才广告,职务内容是替不同管理职寻找合适人选,也就是猎人头。我眼前一亮,觉得我能做这份工作。我原本当然是想进金融业或产业界,但那广告的内容与招募条件吸引了我。我申请,然后录取了。这工作其实本来是做后勤的分析支援,没想到主管要我立刻站到第一线去挖人才。

我为录取这份工作感到骄傲,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申请工作,通过一层层面试,最后获得公司的看重。

我三十出头,初为人父,有了新工作,一切好得不得了。人不一定要生孩子,但很多人认为生儿育女是人生的一大喜悦。此外,许多人也认为有新工作是一大好事。然而,儘管我两方面都有了,却渐渐陷入一段不安与匮乏的时期。如今我回顾当年,设法找出低潮的原因,结果发觉主因是我对平衡的误解。

我下意识(且天真)的自认能得到一切,但我愈是想得到所谓平衡的人生,愈是适得其反。我压力非常大,想在新工作上好好证明我的能耐,这股压力源自我自己,但我也感到主管的深切期许。此外,我也很想善尽对家庭的责任,想花时间跟朋友一起,想运动健身,想侍奉父母,想有自由时间,想好好放鬆,想养精蓄锐,也想安心睡觉。渐渐的,想一把抓的心态明显让我自认不够好,每件事做得马马虎虎。可是,我不想只是做得马马虎虎,必须设法区分优先顺序,让生活变得较好,在观念上如此,在实行上亦然。

许多人认为我工作太拚了,但我觉得一点问题也没有,原因是我想得很清楚了,很有意识的做出了选择。我必须奋力工作,为目标尽心尽力,否则不会快乐。我比先前更少跟朋友在一起,也更少跟许多家人亲戚在一起,为了爱与工作放掉其他一切。我花在孩子上的时间也比一般挪威家长来得少,但明白我不会后悔。我遵照自己列的优先顺序行事时会更快乐,也就能当个好得多的父亲,而且我很强调一点,那就是在陪伴他们时付出全副心神。我知道他们很快乐。在往后不同的人生阶段,我绝对会改变优先顺序,但至少在我撰写本书的当下,我最看重的是爱与工作。这样集中火力的做法让我获益良多,相信也能让别人受惠不少。

我不相信面面俱到,而是轻重缓急

太多人想过所谓的平衡生活,结果导致心力交瘁。我们跳进河里,让社会期望主宰我们的优先顺序,许多人以为「其他每个人」都正设法过着面面俱到的平衡生活,因此减损了自己的内在力量。但其实你该走出自己的路。我遇到有些人过着不适合自己的生活,过得郁郁寡欢,所以我想大家该问一问自己要的是什幺。

这不代表逃避责任。如果你母亲病重,你一定要照顾她;如果你有小孩,你绝对有责任当个好父亲或好母亲;如果你没工作,你绝对有责任去找一份,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为社会跟人类尽量贡献一己之力。不过,我想许多人该只把力气摆在少数几个方面。

我们有时必须断然区分轻重缓急。如果你不是在做梦想中的工作,你有责任竭尽所能的提升自己——或者也许你发现这要牺牲掉太多人生的其他方面,显得并不值得,若是如此,你别浪费精力认为自己很失败,只能留在目前这工作。你要敢于向自己及身边的人承认说,你在做的不是一个能完全发挥潜力的工作,甚至可能是个无聊的工作——但你在其他方面做得很好!一旦你敢于停下来衡量优先顺序,你能提升内在力量,诚实面对自己。

试一试这个有趣的实验:下次你被问到问题,原本的答案会是「你也知道我没时间做这个嘛」,或是「我不认为我有时间做这个」,但不妨稍微改成回答说「你也知道这不是我优先要做的事情嘛」,或是「其实我没打算把这列为优先要做的事项」,这是诚实得多的答案。你当然有时间,只是没时间事事都做。

我不相信面面俱到,而是相信轻重缓急。你在人生的不同阶段都该明白,你不可能事事做好,不可能处处成功,不可能样样精通。如果你明白这一点,你能得到平静,比较不会良心不安,不会觉得不足,不会备感压力。许多人做到这一点,反而大受钦佩。你能做好几个角色,但无法做好所有角色,所以要断然做出选择,才能活得更快乐,获得内在力量。

我完全了解在区分优先顺序时的恐惧:我会放弃掉什幺?背离社会的常规与期望得付出什幺代价?这时我的建议是:试一段时间看看。一阵子之后,你可以问自己:我有得到什幺先前没有的收穫吗?尝试一下无伤大雅,反而可能换来惊人成果,你会获得内在力量,从而有办法投入当下。

顺带一提,开头提到的那个企业家,那个觉得对不起孩子的企业家,后来调整了工作分量,选择把孩子列为优先考量。他变得更安心与平静,对人生得到掌控感,更能投入工作的当下,渐渐觉得工作得更有效率。对孩子、自己与公司来说,这是三赢的结果。

书籍介绍

本文摘自《当下:把握每分每秒,让你活得淋漓尽致》,三采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追求 8 核心、革除 8 缺点、善用 8 技巧,让你将心智训练从概念→实践→内化成习惯。掌握人生每分每秒,想做什幺都办得到!不思过去,不想未来,只有投入当下,才能让你的潜能发挥100%。

无论你是何种出身,碰到哪种处境,都能活出自己的人生。但该怎幺做?挪威最顶尖的心智训练师艾瑞克.伯特兰.拉森认为,当下,才是人生一切美好的源头。要投入当下,必须锻鍊内在力量,这是所有人一生的课题。

作者简介

艾瑞克.伯特兰.拉森(Erik Bertrand Larssen)

挪威最顶尖的心智训练师,挪威畅销作家。伯特兰的背景结合了军事的训练,以及商业背景的薰陶。他是挪威特种部队的伞兵,除了熬过严苛的训练,也曾到阿富汗战地出任务。离开军队后他进入挪威经济与商业管理学院就读,取得商业管理方面的资历。

他目前是挪威最受欢迎的心智训练师,经常受邀到企业及各种组织授课,甚至也接获许多跨国训练与授课的邀约。他是许多企业领导人与顶尖运动员的心智训练师,辅导的顶尖人士包括世界第二高尔夫球手苏珊.佩特森(Suzann Pettersen)。

我不相信面面俱到,而是轻重缓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