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因果内涵,不见得人人能懂

真正的因果内涵,不见得人人能懂

    一般人都希望自己做一个「强者」,可曾想过「强」是什幺?

  钢铁强,但是烈火可以熔化它。

  猛火强,但是大水可以熄灭它。

  洪水强,但是太阳可以蒸发它。

  太阳强,但是云层可以遮蔽它。

  乌云强,但是狂风可以吹散它。

  暴风强,但是高山可以抵挡它。

  高山强,但是登山者能征服它。

  征服强,但是死亡永远威胁它。

  死亡强,但是修行者能克服它。

  所以,有信仰的人是强者,他可以凭着信心,越过困难,打到挫折,踏遍荆棘,走向未来,连死亡都不怕。

  有智慧的人是强者,他明白事理,辨别是非,凡事深入了解,理性决断,自助助人。

  谦虚柔和的人是强者,他能不招灾厄,逆来顺受,韧力十足,以柔克刚。

  强,没有绝对的,因为强中自有强中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对人而言,慈悲最大,因果最强。

  一遇到逆境挫折,就想用「请假」来逃避,是一种不负责任、懒惰的行为。天下是要自己去争取的,成功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不要用自己的情绪去判别事物,要有是非观念,凡事不要只看「果」,要去追查「因」。

  人因为经常互相比较、计较,觉得别人待我不公平,因此惹出许多的是非烦恼。

  人都希望别人以公平待我,然而「理上虽然佛性平等」,「事上却有因果差别」,世间法因为受到个人主观、情感等因素影响,很难有绝对的公平『甚至法律也常因为受到客观因素所左右,而难以获致绝对的公平。

  世间真正的公平,就是「因果」;无论达官贵人或贩夫走卒,无一能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定律下获得宽贷或殊遇。

  不必气恼人间功利充斥,缺乏正义,更无须悲壮社会没有法理,不讲公平。因果之前,人人平等。

  「因果」二字,人人会说;但是「因果」二字的意义,不见得人人能懂。

  凡人只能认识「果」,不能认识「因」;正是所谓「菩萨畏因,众生畏果」。

  人,在製造种种恶「因」的时候,不知道严重;一旦「果」报来临了,才知道大事不妙,却是悔之晚矣。

  一般人在遭遇失败的时候,怨天尤人,恨你恨他;他不知道「以果推因」,必定是「因」的不正,才会招致如此结「果」。社会上一般人看事,也往往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例如,有的人责怪父母不慈的「结果」,但却不知道父母不慈是缘于儿女顽劣的「原因」;有的人责怪儿女不孝的「结果」,但就不知道「因为」父母失徳,才会造成儿女的不孝。所以,凡事不去「推果寻因」又何能知道事实的真相,又何能还给事实一个公平、公道呢?

  更有一些不明因果者,经常误解因果。例如素食诵经、慈悲行善的人,为什幺遭遇不幸?公正的「因果」何在呢?殊不知此人在因果银行里的欠债未还,不能因为现在是好人,行好事,就可以不必偿还债务。

  相同的,有人作恶多端,杀盗淫妄,可是却享尽荣华富贵,因果何在呢?其实,他在因果银行里拥有存款,不能因为他现在作恶,就不准他使用当初的存款。所以,「因果」者,有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循环的关系。

  当我们看到植物开花结果时,就想到必然有人播种造因;当我们看到有人慈悲为善,就想到将来必然会有美好的结果。

  真正因果的内涵,实乃宇宙世间善恶好坏的定律啊!

  凶吉谁定?

  人到了迷惘的时候,就会想要算命卜卦,求神问路。签条最大的缺点,就是为人定凶吉,却不考虑因果。其实,人生的上上签或下下签,都不是神明所能左右,都是自己的行为造作而来。

  徘徊在迷茫的人,最好能自问:此事合乎道德否?合乎正义否?合乎公理否?合乎法律否?而不要一味地求签问卜。人生,要交代给因果,交待给自己,不要交给神明。

  日本人送礼喜欢送钟,因为「钟」与「钱」同音,表示兴旺、进财之意;在中国,却忌讳送钟,因为有「送终」的谐音。在中国代表不吉利的乌鸦,在美国、日本却是喜鹊,由此可知,吉利、不吉利,都是人们自我设想、自我束缚的名词。

  其实,周遭一切的好坏,与颜色、方位、数字无关,好与不好都是业的因缘,想获得好的结果,必须要有好的因、善的缘。

  有漏世间

  有一个皇帝微服外出,平时过惯呼风唤雨的日子,一旦微服在外,无人奉承,甚感不惯。一日来到乡下,又热又渴,道旁农夫盛情地奉上茶水一杯,皇帝如饮琼浆,回京后,马上差人到农夫家中,封了一个官衔。此事被当地一个落地秀才得知,心中不平,于是在土地庙题诗曰:「十年寒窗苦,不及一杯茶!」数年后,皇帝再度出巡该地,见到此诗,知道原委,于是不动声色地加了两行字:「他才不如你,你命不如他!」

  人世间很多事,乍看是不公平的,强权、财富、智愚、美丑、机运……都使人与人之间不能公平。这也是有漏世间的现象之一。要求「齐头式」的人人平等不可能,若从「自业自受」的原理来看,富贵变贫穷,贫穷变富贵,也是不断地在发生。所以,在因缘业报里,每个人的命运还是有公平的究竟。你前生在银行里有存款,今生自可以受用,但光花用不积储也会很快用尽;你前生负债累累,今生当然窘迫,但现在开始储蓄永不嫌迟。所以不必去怨歎公平与不公平!有一首偈语可以提供大家参考:

  心好命又好,富贵直到老;命好心不好,福变为祸兆;

  心好命不好,祸转为福报;心命俱不好,遭殃且贫天。

  心可挽乎命,最要存仁道;命实造于心,吉凶唯人召;

  信命不修心,阴阳恐虚矫;修心一听命,天地自相保。

  为什幺许多人做好事却没有好报呢?因为他的身、口、意缺口太多,福报功德自然也会漏了。

  布施行善,若是心不甘、情不愿,让受者额度尊严受到伤害,如此纵有善行,布施的功德也会漏了。

  帮忙别人做了不少好事,若你一直抬高自己,自我膨胀,别人不服气,反而对你訾议,这就是你的功德有漏了。

  平日说好话、做好事、存好心,积聚不少功德福报。单突遇逆境,就大发牢骚,口不择言,怨天尤人,原本的义行福报,就会漏了。

  一面赚钱,一面浪费;一面种植,一面践踏,这就是有漏的世间,有漏的众生。

  谨言慎行、摄身防意,千万不要让三业把我们的「福报漏了」,这是非常重要的。

  基因即业力

  生命的密码,根据现在的科学家说,已经研究出来了,那就是「基因」!其实,生命的密码——基因的另一个名词——业力,佛陀早在两千五百年前,已经昭告人间了。如果生命的密码「基因」,只是说它像细胞,是一个单位的话,基因还不够解释生命,应该用「业力」来说,更为恰当。

  业,是身口意的行为,有善业、恶业、无记业。「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只要是身口意所造作的善恶业等,都会像电脑一样,在业的仓库里有了储存;「因缘会遇时,业报还自受」,等到善恶业的因缘成熟了,一切还得自作自受,这是因果业报不变的定律。

  「业力」,实在是佛陀一个伟大的发现。人,从过去的生命延续到今生,从今生的生命可以延续到来世,主要就是「业力」像一条绳索,它把生生世世的「分段生死」都联系在一起,既不会散失,也不会缺少一点点。

  「生命不死」,就是因为有「业」的关系,像春去秋来,像秋凉转为春暖;「一江春水向东流」,一切都是循环,都是轮回。「有为法」什幺都可以毁坏,只有生命的密码,永远不坏,永远存在。

  基因,只能说明个己生命体的因素,但佛教的业力,不但有个体的业,所谓「别业」,另外还有「共业」。例如,为什幺有的人同生在一个家庭里?同生于一村,同生于一族?这都是「共业」。各方的人士同在一条船上,或同在一架飞机上失事了,有的人命丧黄泉,有的人大难不死,这就是「共业」中又有「别业」的不同。

  所以,科学家们发现了生命的密码——基因,希望能再发展出生命共同体的基因——相互的关系。

  生命的密码,由于基因的不同,于是发展出不同的生命体。吾人的业力会现行,会有果报,所谓「现报」、「生报」、「后报」。「现报」就如种子,春耕秋收;「生报」就是今年播种,明年收成;「后报」则是今年播种,多年以后才能收成。所谓「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而已。

  佛教的真理「因缘业报」,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是必然、永恆、平等的真理;科学家「基因」的发展,只是更明确地解释了「业」的内容与功能,如此而已!

  远祸求福

  人人都希望「趋吉避凶、求福远祸」;然而世事多变,一切都不能尽如人意。

  当遭遇到财物损失、家人不幸、自身灾难时,不要完全怨天尤人,祸福已经成形,等于火势蔓延,不易扑灭,应心存慈悲、正直,有时候祸患反而转变为福报。

  《淮南子》中有个故事:一位老翁,失去一马,心种非常懊恼。但不日后,失去的老马反而带回一匹骏马,老翁因失马而得马,心中非常高兴。但不久其子因为不谙马性,骑马被摔,负伤在床,因此他又感觉得马是祸。当时正逢战争,国家徵召壮丁赴沙场,其子因伤,得免入伍,终而保得一命。所以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其实我们每个人对祸福的看法,都应该知道所谓「祸福都是因果的写照,因果都是祸福的定律」;平时应该注意所行所为,要培养福德因缘,如此自能消灾免祸。

  一般人最易疏忽的,就是人在得意的时候,往往埋下了「骄恣必败」的种子,老子说:「祸莫大于不知足」;佛法说:「祸莫大于有『三毒』」。三毒就是贪、瞋、癡。《菜根潭》也说:「福莫福于少事,祸莫祸于多心。」假如吾人想要避祸求福,应该自我修身养性,例如「闭门思过」、「躬自反省」、「多结善缘」、「增长慈心」、「去除恚恨」等。所谓正知正见,无有自私邪执,如此,管它「祸兮福兮」,必然能够得福而远祸矣!

  得失各有因缘。是我的,不必力争,自会得到;不是你的,即使千方百计取得,也会随风而逝。

  有时候得也不好,有时候失也不坏,得失之间,所谓各有因缘莫羡人。即使得到了,也要好好运用;失去时,只要你有足够的条件,它也会再来。

  人生,失去了金钱、资用,会有再来的时候;失去人格、道德,不容易恢复。

  得人容易,得人心难;得人心难,失人心容易。得失之间,富含人生哲理也。

  对着山谷讲话,山谷的迴音就是你的原音呈现。你对着山谷说「我爱你」,山谷就回给你「我爱你」;你对着山谷大喊「我恨你」,山谷也会回给你「我恨你」。有人幸福,有人不幸,看起来都是外在的因素,实际上,幸与不幸,唯人自招!是祸是福,主人不能赖账的喔!

  「熏习」的力量

  古时农家妇女,在衣橱里放置薰衣草,让衣服充满香味,这就是「熏习」的力量。

  「熏习」是一种感染力、一种影响力。《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儒家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学而时习之」,这也是熏习的力量。

  佛教主张「多闻熏习」,又谓「熏修德业」;品德的修养,除了靠古圣先贤、父母师长的言教、身教之外,境教也很重要。环境可以使一个人在长期耳濡目染下,不知不觉受到潜移默化而改变气质。所谓「橘化为枳」,种在淮南的橘子,移栽到了淮北就生出枳子;古代因有「孟母三迁」,故而才有后来的亚圣孟子,这都说明环境熏习的力量,不容忽视。

  熏习就是透过眼耳鼻舌身心向外接触境界,然后在八识田中留下种子,待因缘成熟,就会表现在外,成为言行举止上的一种惯性,称为「习惯」,又称为「习气」。

  习气就像一个装过香水的瓶子,即使香水用磬,瓶子上的香味却久久不灭。习气又如种子,尽管花开花谢,只要曾经结果,留下种子,又会成为下一期生命的开始。因此,佛教有所谓的「留习润生」,又说:「烦恼易改,习气难除」。

  两个卖鱼的妇女,长期在鱼肆里生活,一日外出未及回家,因而投宿在一间充满花香的旅店里。两个人彻夜未眠,后来只得拿出鱼篓,才终于在鱼臭味中甜蜜地睡去。

  认识「熏习」的力量,我们便应该不断地提醒自己,平时要养成良好的习惯,要忆念好的、善的、美的人事物,如此才能留下善美的种子;有了善因业种,又何愁人生没有善缘果报呢?

  去除习气

  每个人都有习气,每个人也都有习惯。习气多数是不好不坏,例如好吃、好买、好睡、好美,这都是习气;而习惯则有好有坏,例如整齐、端庄、礼貌、微笑等;坏的习惯,例如赌博、烟酒、懒惰等。

  习惯可以改,只要有决心,坏习惯自能戒除。习气却和业力一样,不仅影响一生,甚至及于来世。例如:牛嗣尊者虽是罗汉,但平时嘴巴总是不停地呶来呶去,因为他往昔曾经多世为牛马,反刍惯了,习气仍在;大迦叶虽已证果,但一听到音乐,仍会情不自禁地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此皆因为余习未断也。

  染上不良的习惯,必须自己痛下针砭;正如生锈的刀剑,如果不用快石磨利,怎幺会有威力呢?腐朽了的木材,如果不加以补强,怎幺会成为建材呢?

  本性受了世间习气的熏染,更需要相当的努力,才能把污染了的习气去除。正如千年的古镜染上尘埃,如果没有时时勤拂拭,又何能具见光明呢?

  生命字典

  有的人一生都禁得住别人的记录,有的人通不过他人的记录。甚至有的人一生的记录都很好,因此他能写传、写史,把记录留给大众。

  现在的飞机失事,要靠黑匣子记录,以便解读失事原因;地震的预防或震度的测量,也都有地震仪的记录。其实我们的人生,也有业力记录我们的善恶因果;我们的一生所作,在阿赖耶识里都记录得清清楚楚,所以吾人不能不重视人生的记录。

  每一个人都有他的一本「生命字典」。

  「生命字典」不光只是记录我们的一生,丛生生世世久远的过去,一直到无限的未来,自己的功过、善恶,所做所言,所思所想,都可以在「生命字典」里查阅清楚。

  拿破仑的字典里没有「难」字;苏格拉底的字典里没有「苦」字,所以他们都能垂範后世。

  生命的字典有分类,忠臣,孝子,名将,懦夫,君子,小人……

  有的人的生命字典里,慈悲即佔去了字典的一半篇幅;有的人的生命字典里,则是字里行间无不洋溢着智慧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