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观友让B40阶级从中受惠 不为发展牺牲环境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指出,他理想中的槟城,是经济增长与环境可持续并存,并非为发展而牺牲了环境。

甫于5月14日走马上任的曹观友接受《星报》专访时说,发展须在社会阶层中取得平衡,意即必须让B40阶级从经济发展中受惠,拥有工作机会和稳定收入。


从行政议员变成首席部长的曹观友说,他从2008年开始担任槟州行政议员,而担任槟州首长是担任10年行政议员的“延续版”,惟工作范围却比之前掌管槟州地方政府、交通道路管理和治水工程委员会更广泛,如今除了在槟州法定机构譬如槟州发展机构及槟州供水机构担任主席外,还需要投入投资和经济研究工作。

曹观友说,他选择掌管槟州交通委员会,主要希望可看到槟州交通大蓝图部分项目获得落实,虽然州政府要落实所有项目看似过于雄心勃勃,但槟州交通大蓝图将是州政府优先发展计划。

曹观友让B40阶级从中受惠 不为发展牺牲环境 曹观友:填海土地有助槟州未来30年发展。

海隧工程仍未定夺

曹观友说,由Consortium Zenith建筑有限公司承包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项目,包括价值64亿3000万令吉的海底隧道和3条大道工程,不过,该公司首先将重点放在建设长达5.7公里,即衔接亚依淡惹兰甘榜比桑及敦林苍祐医生大道。

他说,至于海底隧道工程,其可行性研究仅完成96%,即使要建设海底隧道,预料2023年才可开始,在承建成本因素仍可更改,惟目前仍未做出最终决定。


他说,州政府在槟州交通大蓝图工程交付伙伴SRS Consortium集团协助下,将启动承建轻快铁项目,因此,须着手开始槟岛南部填海计划3座人造岛,以便为轻快铁项目提供资金,虽然这项计划看似为项目提供资金,惟填海计划不仅提供资金,且所填出的土地将有助于槟州未来30年的发展需求。

他说,州政府已于2016年3月向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提呈轻快铁项目计划书,当中除了从光大至峇六拜的轻快铁线路外,还包括整个配套的其他线路,其中包括将建在人造岛的车站,目前仍在等候环境影响评估,目前州政府的申请仍然活跃,希望有机会提交给交通部审核批准。

解决水患需6亿拨款

针对槟州频频受到水灾问题困扰,曹观友说,州政府需获得约6亿令吉拨款以解决水灾问题,其中包括在双溪槟榔住宅区附近河流承建沿河堰坝,以便在海水涨潮时流水不会回流内陆。

他说,原本双溪槟榔河治水计划第一阶段应该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完成,惟这项项目已被拖延18年之久。

州政府如今除了在双溪槟榔住宅区附近河流承建沿河堰坝外,还兴建抽水机、蓄水池、排水沟,挖深河床和发展堤岸,预计将在3年半时间竣工,相信这项治水计划有助于缓解水灾问题。

此外,他说,州政府所提出的治水计划,需要获得中央政府的批准和资助,譬如双溪槟榔河治水计划至关重要,因有关治水计划可影响其他6条支流。

山坡发展安全指南不改

针对出现山坡开发问题,曹观友说,州政府目前不会更改限制在超过海拔250尺(76米)山坡发展的安全指南,尽管我国的山坡发展安全指南是超过海拔500尺,惟这项非常严格的指南将影响很多山地被开发。

他说,这项安全指南是于2007年在槟州结构蓝图下获得批准落实,如今州政府无法贸然停止之前已获得批准的山坡发展计划。

“如果这项安全指南继续存在,槟州人民必须面对一个事实,即在山坡不获开发,将造成土地价格变得更昂贵,再加上槟岛没有填海计划,未来槟岛的发展将何去何从?”

未来需高消费游客

曹观友认为槟州未来的旅游业发展,应该重点关注高消费和商务游客!

询及州政府在未来5年如何吸引游客并发展旅游业时,他说,州政府未来在数量及质量上,应该更具选择性,需要获得高消费游客来刺激旅游市场。

“州政府目前不能‘挑剔’,仍需要各种游客来填补酒店房间及光顾本地生意,但或多或少会对环境带来负面影响。”

先保存历史产业

针对外国财团抢购乔治市古迹区的产业,他说,在乔治市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区前,有数百个单位需要翻新,有些甚至在风暴中倒塌。如今再看看乔治市的产业,由于购屋者对产业深感兴趣,遗留下来的残旧产业所剩无几,显见购屋者更看重其价值。

“我个人的立场是先保存历史产业,如果购房者有兴趣,我们应该先拯救建筑物,然后再谈谈其用处。”

后座议员可审查政策

针对槟州议会反对党出现弱势的问题,曹观友说,虽然州议会仅剩3名反对党议员,即巫统2人和伊斯兰党1人,但执政党后座议员仍然可在审查政府政策方面,发挥更积极角色。

他说,在西方的民主健全国家中,当反对党出现弱势时,在政府操作机制上,后座议员应该发挥更积极角色。执政党的新制衡机制可发挥作用,即监督政府及执行单位对政策及公共拨款的情况。

他说,尽管州议会仅剩3名反对党代表,但他们仍可获得州政府拨款,惟所获得的拨款数目可能与执政党议员不同。州政府以往提供反对党议员每年4万令吉拨款配额,相信这次拨款将增加。

“不过,他们上次已拒绝州政府的拨款,并认为执政党是设置陷阱。”